广元论坛 广元社区

搜索

[社会] 欠债290万女子假死赖账:父母帮忙封馆下葬换来全家被起诉

[复制链接]
广元社区 发表于 2018-11-9 14:4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广元社区
2018-11-9 14:44:35 14 0 看全部

登陆查看贴子全部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原标题:女子假死企图赖账,自作聪明换来全家被起诉,何必呢?

近日,永州市冷水滩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在网上公开,邓娇与其男朋友涉嫌诈骗罪,其父母涉嫌包庇罪,朋友涉嫌窝藏罪均被检方起诉。

据悉,该案目前正在二审审理中。

欠债近300万计划假死赖债2017年5月20日,冷水滩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冯某等人接到报警,称被一名自称装修公司经理的邓娇欺骗,债务无法追回。冯某等人反映,最初他们借了一些钱给邓娇,邓娇如期支付了高额利息。到后来,邓娇从几名受害人手中借款达近百万元。5月19日,就在他们频频追债时却得知,邓娇“跳河自杀”了。

据此前媒体报道,警方一边向外制造散播相信邓娇死亡的假象,一边展开秘密监视和调查。很快发现,就在所谓死者邓娇下葬后的几天里,她的一个相亲网站账号有登录和浏览的记录。很快,邓娇“假死”的闹剧被揭开。

邓娇当时年仅25岁,为什么会选择“假死”?原来,邓娇因为做生意经营不善且从事赌博,欠下了很多债务。为了偿还这些债务,邓娇从2015年8月开始,谎称自己是某某装饰公司业务经理,手里有装修工程单子,投资周期短,回报高,同时谎称自己经营信用卡代还业务,利润高,并以经营这些业务资金短缺为由,陆续从石某某等人手中借钱,借钱之后短期内给付高息,诱使石某某等人继续借钱给她。

至2017年5月17日,邓娇以借为名,先后骗取石某某等人共计2942302元。邓娇骗取的这些钱财,用于偿还旧债、赌博及个人消费。

随着债务越来越多,而借钱又越来越难,邓娇逐渐意识到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骗局已难以为继,遂想通过“假死”的方式来躲避债务,以达到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

父母帮忙封馆下葬

就在邓娇筹备假死时,又得知张某愿意用信用卡刷7.6万元继续“投资”,遂立即将这一情况告诉其男朋友于某,并叫张某打电话给于某。2017年5月17日,于某用POS机刷了张升信用卡7.6万元到邓娇建行卡里,并从其中拿了5万元用于还自己的债。

2017年5月16日、17日,邓娇与母亲郭某通过微信商议,怎样可以更好的编造“邓娇死亡”的假象,好讨论出了具体的操作流程,之后邓娇给了母亲2万元用于安葬费用。

2017年5月18日,按照商议的结果,这是邓娇“死亡”的日子。当天凌晨,郭某称邓娇在宋家洲河边跳河自杀,在找邓娇的时候,郭某把邓娇通过假死躲避债务的事告诉了丈夫邓某,邓某也同意了。于是邓某和郭某买了一个棺材,在棺材里装了一个大石头,放了衣服及棉絮,然后把棺材运回老家,跟村里说邓娇跳河死了,给邓娇举行了土葬仪式。

邓娇的“死亡”看上去很真实:下葬的地点位于奶奶家的后山,下葬当日不仅家人哭得死去活来,甚至还摆了酒席宴请村里来帮忙的人。

之后两人找村里干部将邓娇土葬证明开出,郭某拿着土葬证明找社区盖章,于2017年5月19日在派出所给邓娇进行了死亡销户。

2017年5月20日,邓娇联系到朋友程某,程某在明知邓娇涉嫌诈骗的情况下,为了想与邓娇发生性关系,以自己的身份证在永州零陵区给邓娇开房,把以自己身份证开的电话卡提供给邓娇使用,并陆续提供6000多元钱给邓娇,方便她藏匿。

邓娇的情人于某也明知邓娇假死,在债主寻找邓娇时不但帮她隐瞒,还给了邓娇两、三千元生活费,以方便她藏匿。

2017年6月14日,邓娇、于某、程某、郭某被抓获归案。同日邓某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相关新闻

丈夫骗保假死,妻子带两个孩子自杀身亡丈夫为逃网贷,制作假死骗保险金,妻子信以为真,在人言可畏的逼迫下,无路可走,最终带着两个孩子自杀。

得知妻与子三人自杀后,丈夫“死而复生”,说着“没想到妻子竟对我如此痴情。”

这种剧情放到电视剧中,可能会被无数人喷“也太狗血了吧”“妻子会那么傻吗?”

可很多时候,生活永远比电视剧魔幻。

10月11日10:50左右,戴某花和两个孩子的尸体,在一处水塘被打捞上来。

“殉情”一词,是无数媒体用来对戴某花的形容。

可联系整个事件来看,并非殉情这么简单。

对于活得孤立、封闭、本就脆弱的戴某花来说,自杀,是她在无路可退的绝境中,能够想到的最好结果。

悲惨的童年1987年出生的戴某花,童年并不幸福。作为家中独女,5岁母亲因心脏病去世,10多岁时父亲去世。

此后,成为孤儿的戴某花与奶奶生活在一起。生活艰辛,为了更好地谋生,初中毕业后,戴某花就开始在外打工。

2013年经人介绍,戴某花与与何某相识并结婚。

自幼缺少家庭关爱的戴某花,把丈夫当做自己的情感支柱,十分依赖。婚后,夫妇二人感情很好,常以宝贝互称。

在外人看来,这对从小父母双亡的戴某花来说,算是个不错的归宿。

面对亲近的娘家人,堂妹戴新艳回忆说,自己这位堂姐性格温良,活的也比较简单,对家里只说开心的事情,对不好的事从来不提,也并不抱怨。

或许,戴某花的生活会按照这个轨迹行驶下去。可生活似乎对她并不友好。

诡异的丈夫9月16日上午,丈夫像平时一样出门,但两天都没回家。

戴某花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这种情况对身为司机的丈夫来讲,也算正常。

9月18日晚,丈夫通过微信视频与戴某花联系,在长达2个多小时的视频通话中,丈夫说了一些类似“有些责任需要男人去承担”“你要照顾好儿子和女儿”的话。

这让戴某花觉得不对劲。一再追问,却被丈夫一句“想多了”打发。

悲剧是从9月19日丈夫的突然失踪开始。

19日当天,戴某花在发现丈夫的电话无法接通,微信无人应答后,曾打电话给丈夫的二哥询问情况,随后,婆家人也开始寻找何某下落。

10月1日,何某生前驾驶的车被打捞上来。据打捞现场图片显示,何某所驾驶的车辆损坏严重。但车内并未发现何某。

丈夫失踪后,婆家人把罪过归咎于戴某花。

什么“何某过的完全不是人的日子”“戴某花精神有问题”“不顾丈夫债务,只顾花钱败钱”“不出去工作才让何某压力这么大”等闲言碎语,甚至造谣从村里传到县城。

在戴某花的娘家人看来,这段期间周围人的风言风语,让本就因为丈夫生死不明倍感压力的戴某花,又背上了沉重的压力。

“说好一起慢慢变老,一起离开,怎么能舍得你单独离去”

10月10日上午11点30分,戴某花带着女儿来到谭家幼儿园,和老师说想给儿子买双鞋,于是在幼儿园吃完午饭后,戴某花从幼儿园接走了儿子。

中午12点27分,戴某花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那封千字“绝笔信”。

信中,戴某花首先表达了自己对丈夫的思念,“说好一起慢慢变老,一起离开,怎么能舍得你单独离去呢,所以宝贝,老婆来陪你了,我只想一家四口在一起。”

同时,戴某花也提到婆家人对自己的“逼迫”“造谣”。

“二哥,你说何某在新化过得完全不是人的日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更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到谭家说我有精神问题。”

“爸爸,你说我出去打工,在出去之前要写一份协议,这让我情何以堪,我是两个崽崽的妈妈,我出去打工,肯定会给崽崽寄生活费,因为我有抚养的义务,如果我不抚养,法律会处理的,但也没必要和你写协议啊!你这不是侮辱我吗?”

从婆家人的闲言碎语,到外人的造谣生事,忍受逼迫的戴某花发现,自己已无路可走。

据村里人说,自己路过水塘时,还看到戴某花在岸边教两个孩子唱歌。

魔幻据新化公安部门通报称,10月12日,何某主动前往县城一派出所,交代了自己为骗保100万元制造车祸现场一事。

在朋友陪同下,何某曾让当地自媒体人拍下忏悔视频。

视频中的何某跪在水塘前痛哭流涕,他说自己欠债主要是为了给孩子治病、还车贷以及家庭开支,本想躲些日子就把母子三人接过去。

“死而复生”的何某哭诉说,自己的假死是一个“愚蠢而自私的决定”,也没想到妻子对自己如此痴情。

经警方调查,何某为逃避十余万的网络贷款,9月7日,他曾买了一份赔偿金额达100万的人身意外保险,受益人处写着妻子戴某花的名字。

9月19日凌晨,在与戴某花视频通话后不久,何某用借来的车在资江河段坠河。

随后,何某去贵州躲了起来,断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据10月16日发布的最新消息,据三份来自信用机构的报告显示:何某7天内在一般消费分期平台成功借款2次;总共向50家非银行机构申请过贷款。

也就是说,何某在跑路到贵州时,也靠着两笔网贷生活。

而一切,戴某花并不知情。

对于这起悲剧,人们大多痛恨何某的自私,痛心戴某花的痴情,可怜两个无辜的孩子。

也有人说到底还是因为钱,这起悲剧的实质,不过又是因为贫穷。贫穷让无知自私的何某毁了家庭,逼着戴某花走向绝路。在《别盯着骗保和殉情,让人窒息的是农村妇女自杀》一文中,时评人曹林说,“其实,这件事最应该关注的不是戏剧化的骗保和殉情,而是“农村妇女自杀”这个严峻而残酷的问题。骗保和殉情也许是个案,但类似的自杀问题却并不是个案,而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不要被骗保和殉情遮望眼,不要沉浸于个案的极端情节和隐私窥探中而忽略‘农村妇女自杀’这个有一定普遍性的大问题。”

据2002年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发布的一篇报告显示,1995年——1999年间,中国农村妇女30.47%死于自杀,每10万人中,除了55岁以上农村男性的自杀率略高于女性,中国妇女的总体自杀率超过男性达25%,20-25岁的农村妇女自杀死亡率更是达到了同龄农村男性的两倍。

“绝大部分自杀都是由家庭内部矛盾触发的。家庭矛盾是引起自杀的主要直接诱因,还有少部分是由村民生活中的邻里矛盾引发的”。

曾调查过中国农村妇女自杀率的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负责人桂华表示,农民自杀的直接诱因可分为代际(婆媳)矛盾,夫妻矛盾和邻里矛盾三类。

据最早一批关注和研究中国农村妇女自杀问题的学者和媒体人,谢丽华在调研中了解到,农村妇女70%以上是冲动性自杀,就是为了一句话或者和谁吵了架就自杀。

回到这起悲剧中,我们不难发现,丈夫的生死不明带来的压力倍增,成为了压垮戴某兰的一根稻草。

对于处于家庭冲突与矛盾的环境、从小缺少爱的戴某花来说,无法劝导自己,压力无人倾诉,甚至也没有人给予帮助。

这份越来越重的孤立与无助,对本就脆弱的戴某花来讲,不过是为她揭开最后一层的丑陋现实,让她重重跌下深渊。

“再见了,美好而又残酷的社会。”

这是戴某花生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或许在自杀前,不明真相的她抱着对丈夫的思念,还能让她感受到这残酷社会的一丝美好。


评分

参与人数 1钻石 +1 收起 理由
snqgyy + 1

查看全部评分





上一篇:学生迟到两分钟遭老师殴打 打断四把扫把 学生:至少打了四五次
下一篇:星爵离婚协议达成 二人的处理方式堪称娱乐圈范本

手机版二维码网址
太阳也不出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广元社区当前离线
高级会员

查看:14 | 回复:0

!jz_fbzt! 快速回复 !jz_fhlb! !jz_gfqqq!

支付宝红包

网页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13548476436 地址:四川.广元.利州 邮箱:215951800 ICP备案号: ( 蜀ICP备15003997号 )
Copyright © 2018-2020 0839bbs.net Powered by 广元论坛 X3.4 川公网安备5108020200035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